太阳vs鹈鹕在线 > 我被大佬安排了 > 第三十三章 恩公請留步!
    方雨柔看到白飛,抬手射出手中由傘化作的短矛,瞬間就擊殺了兩個黑衣人。其中還包括了,那個一直壓著她打的賊人頭目??吹僥敲揮興亢粱故種?,就被瞬間秒殺的賊人頭目,方雨柔在為族人復仇的興奮之余,有不得不暗暗心驚!

    方雨柔看著,那面對剩余三個黑衣嘍啰匍匐在地,頭磕的砰砰作響的苦苦哀求!白飛那卻絲毫,沒有變化冰寒的神色。

    方雨柔就暗自慶幸,好在自己剛才沒有得寸進尺的在要求對方幫著方家殺了這些賊人!要不然估計這人會在黑衣賊人之前先把她們方家之人殺光吧!

    家里長輩說的果然沒錯!能踏入道途,還有所成就的,大多都是不能絲毫小覷的心性堅韌之輩!

    她哪里又知道,白飛現在是騎虎難下了。剛才含怒出手,他也沒有想著殺人??!只是看到那個算計謀殺自己的黑衣人頭領要逃跑,情急之下順手就按潛意識把飛仙傘變成的短矛扔了出去。

    白飛敢對天發誓,他真的沒有使出多少法力。只是打算把黑衣人頭領留住,至于要怎么處置當時完全沒多想。那知道就這么隨手一下,先前還壓的方雨柔沒有還手之力的黑衣人就這么涼了!接著在看到方雨柔旁邊的一個黑衣人也要逃跑,白飛本能反應就是不能讓他跑了。然后就是剛剛化做光矛,干掉了黑衣人頭領準備返航的飛仙傘,在白飛念頭剛起,就似有所感一般,又調轉了矛頭倏忽間,又把逃跑的黑衣嘍啰給弄死了!

    由于飛仙傘動作太快,這一連串的事情也只是從白飛抬手,到飛仙傘化做的短矛又回到白飛手中也只在須臾之間!

    現在白飛腦?;氐吹鬧揮辛礁鱟?,這特么不會是裝的吧?修真界也有“碰瓷”的?剛剛廝殺那么游刃有余的黑衣人頭領就這么輕松的被自己干掉了?白飛心里就很羊駝狂奔了!只想吐槽一句;你這么流弊,為毛我還沒用力,你就倒下了?要不是那穿過腹部破了丹田的大洞,和逐漸消散了的氣息,這貨眼看不活了,白飛還真的會認為,這貨是在碰瓷了!

    白飛現在是完全懵逼的,事情和他想象的眨眼間就完全不同了!白飛心中那存在了十幾年的所謂“底線”,在白飛還有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就在這么稀里糊涂的,被白飛自己莫名其妙的給打破了!

    白飛現在心理亂七八糟的,雖然沒有傳說中,第一次殺人后想吐的感覺。但是白飛心里卻亂七八糟的,有后怕有驚恐甚至連他自己,也沒有察覺到的是;還有一絲不知源何的興奮!但由于一切發生的太快,所以白飛連臉上的,冰寒神色都沒有來得及變換。

    此刻心亂如麻的白飛,又哪里會有功夫理會他腳下瘋狂磕頭求饒的幾個小嘍啰?這也就是方雨柔,看到白飛的神色有所誤會的原因。

    可是事情發生了,終歸還是要處理的。但是白飛就麻爪了,剛才就相當于無意識殺人。現在讓他在主動出手,殺了眼前這幾個“磕頭蟲”。白飛真的是下不了手,而就這么放了他們,白飛又不太樂意。雖然這幾個嘍啰,貌似事前不知道他們頭領的謀劃。但是在爆炸的煙塵剛剛平息,這幾個家伙跟著黑衣人頭領圍過來時,的各種對他們頭領的稱贊和阿諛奉承。也表明了這幾個家伙,對白飛也絕對是不會好意的!只是沒有那么大的膽量付諸行動罷了。要是自己真的被黑衣頭領的算計給重傷,估計這幾個貨絕對不介意親手補白飛幾刀!

    所以白飛就很糾結,但是總不能讓這群貨,就一直這么磕死在這兒吧?在看那幾個黑衣嘍啰,都已經磕的頭破血流了!最慘的一個,已經可以隱隱看到額頭的森森白骨了!但是掌控他們生死的白飛沒有說話,他們又不敢停下來。

    反而磕的越發用力,生怕白飛不滿意。突下殺手,讓他們連求饒的機會都沒有了。所以這幫貨自己嚇自己,越想越害怕,越害怕磕的越用力。白飛看著近在咫尺的三個人那血肉模糊的額頭,心里暗暗嘆了口氣。神色有恢復了冷漠,不是白飛到了現在,還要模仿帝尊裝逼。

    只是白飛現在實在,找不到合適的神色來面對著幾個家伙。白飛收起了手里的飛仙傘,淡漠道;都停下吧!白飛不出聲還好,一出聲這幾個家伙磕的更用力了,口中的求饒聲也更加急迫與悲切了。

    白飛那淡漠的語氣,聽在他們的耳中,無疑是一種,完全沒有要放過他們意思的催命符!看到這情況白飛先是一愣,隨即就明白了這些家伙的心思。明白了又能怎么樣?白飛還能輕聲細雨的柔聲安慰他們不成?

    白飛只能一聲暴喝;讓你們聽下來!聽不懂人話?誰要是在磕下去,也就永遠的趴下吧!白飛的暴喝,嚇得三個黑衣嘍啰齊齊一個激靈!剛要在磕下去,但是聽到白飛的話立馬都停了下來。

    雖然停了下來,卻依舊哆哆嗦嗦的跪在哪里。完全不敢抬起頭來看白飛,連偷瞄一眼的勇氣都沒有??吹秸飫鋨追剎喚窒氳?,這幾個家伙剛才圍攻那些家丁時,那種穩穩掌控戰斗節奏時的氣勢。在看看現在抖抖索索的德行,白飛感覺好違和!

    白飛也沒有了,在與他們糾纏的興趣。淡淡開口道;念在你們沒有參與對本座的刺殺,姑且饒爾等一命!聽到白飛這么說,這幾個家伙,先是頂著血肉模糊的額頭面面相覷。然后又齊齊猛然抬頭望著白飛,滿臉希冀的好像要白飛在說一次,確認一下似的。

    白飛完全沒有理會他們的意思,自顧自接著道;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也不顧繼任再次變化的眼神,繼續道;你們就幫著方小姐把傷員抬回方家吧!至于怎么處理你們就讓方家人決定吧!我會交代方小姐,讓她向方家轉達我饒了你們性命的意思。想來看在這次的事情上,方家會給本座幾分薄面。雖很有可能讓爾等在受些個皮肉之苦,但想來性命還是無憂的!

    白飛說完看著幾人,眼神重新灰敗了下來。完全沒了剛才的欣喜,還個個欲言又止。似是不滿意白飛的處理結果,要和白飛討價還價的樣子。

    白飛看到他們這幅樣子,神色一冷!淡淡道;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在這里自我了斷,一了百了!又淡淡的道;或者說你們下不了手我也可以代勞,反正也廢不了什么功夫。

    聽到白飛這么說,幾人明白木已成舟,白飛完全沒有在改變決定的可能。想活下來只能按照白飛的意思來,于是幾人有氣無力的道:我等謹遵大人之令!

    白飛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道;你們先去準備一個大單架把,畢境方家有四個傷員。說完白飛就沒有,在理會起身行禮告退的幾人。給了胯下的二狗子屁股兩巴掌,沒好氣道:你這混賬慫貨給我站起來。二狗子先是昂起頭來,小心翼翼的四下打量了一下。發現沒什么危險了,才又麻溜的站了起來。

    白飛騎著二狗子來到運功療傷的方雨柔面前阻止了想要起身行禮的方雨柔,神色依舊淡漠道:想必我對那幾個家伙,說的話你也聽到了。方雨柔恭敬道:是的前輩!白飛繼續淡淡道:我也不需要你們方家輕輕松松放過他們,但是我既然答應了留著他們一條狗命。那么你們方家,就不能讓我食言而肥。

    這么簡單的要求,你們方家不會讓我難做吧?方雨柔連忙道:前輩放心!雨柔一定會如實稟明族長的,這幾人也不過是最底層聽命行事的小嘍啰。無關大局只要他們老實交代知道的情報,看在前輩的面子上,家族一定不會拿他們怎么樣的!

    聞言白飛滿意的點了點頭,淡淡道:希望如此吧!雖然那幾個家伙與本座非親非故,但是終究是因為本座才會自投羅網去你們方家的。你們方家若是為了出氣而讓本座食言,給本座無端端添加因果羈絆。那么即使你們方家有元嬰強者坐鎮,本座也會親自登門,徹底了結這段因果!

    你最好把本座原話如實帶到,若你方家一意孤行!那也由得你們,只是到時就別怪本座,勿謂言之不預也!

    說完這些話白飛也沒管瞪著他氣鼓鼓的方雨柔,拽了拽百無聊奈的二狗子耳朵,調頭就向著不遠處的高大的天元城走去。恩公請留步!沒走出幾步,后面傳來了方雨柔的喊聲。白飛瞬間一個身形不穩,差點從二狗子背上摔下來!白飛滿頭黑線的,回頭望著方雨柔,心里卻在吐槽:恩公?這是什么鬼稱呼?

    不是白飛大驚小怪,問題是地球上十幾年,他沒救過誰的命。穩沒有被人這么稱呼過,來修真界也是人生中,第一次聽到這種稱呼。感覺別提多別扭了,白飛淡淡道:你不用怕他們會再起歹意,也不用怕他們逃跑。在到天元城之前,本座的神識會一直關注著你們的。若他們有絲毫異動,本座手段瞬息可以斬殺他們!方雨柔卻輕輕一笑道:晚輩喚前輩,并不是擔心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