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vs鹈鹕在线 > 都市之巔峰至尊 > 第六十八章 釋然
    申時陌過,晚間8點整。

    幽暗的房間內。

    還能傳來女人兒稀疏的哭噎之聲。

    那一道道哭泣的聲色一顫又一顫,可見她剛剛哭得有多厲害。

    又過了一會。

    許是哭累了,她的氣息不禁變得薄弱了許多。

    最少不會再顫抖,也不會再流淚了。

    嗅了嗅小巧的鼻梁,想要將鼻間的鼻涕吸進去,卻發現因為哭得太厲害,導致現在整個鼻子都是塞的。

    ‘哼哼~’

    她又試著吸了兩下,然而還是無果。

    她放棄了,直然將那張涕泗橫流的小臉,埋進男人的胸懷中。

    隨后……使勁搖擺著她的小腦袋。

    無色的淚與粘稠的鼻涕,就那般被她揉進了男人的衣服里。

    男人默默感受著這一切,也不阻止,神情之上更是連嫌棄的表情都沒有。

    顯得那般自然,寬容。

    只有那大手緩緩撫摸著她的后背,給予著她無聲的安慰。

    房間再一次安靜了下來。

    他們之間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女人兒趴在男人的胸懷里,附耳貼上他的左胸膛,傾聽著他那跳動著的心聲。

    ‘撲通撲通?!?br />
    很有力,也很有節奏,可它卻是不平穩的……

    亦如他此刻的心情一樣。

    看似平靜的外表,內心卻時刻擔心著她的安危。

    聽到著,蘇映雪的鼻子不禁又是一酸。

    剛想要落淚,可還是被她忍住了。

    她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次在他面前哭了。

    自從和司陌寒在一起到現在,只要她一哭,她的身邊總會有男人的身影。

    他從來不會嫌棄她哭的有多難看,只會心疼著她。

    然后擁抱著她,給予她無限的溫暖和安慰。

    就算她將他的衣服涂抹的滿是淚水與鼻涕,他也不將她推開。

    只會細心地替她一一擦去,然后一直陪這她,直到她不在哭泣。

    他總是對她那么的溫柔,那么的好……

    有時候,蘇映雪甚至覺得。

    他的好,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實,可他偏偏又是存在的。

    相處的這段時間,他幾乎將她照顧得無微不至。

    她想要的,他會義無反顧的替她準備好,她喜歡的,他也會幫她弄到手。

    她一邊也不像是他的女朋友,反而更像是‘女兒’……

    幾次遇到危險,那一次不是他在千鈞一發之際救下了她?

    每每看到他趕到時,臉上那急如星火的表情,她總會感到無比欣慰。

    只因,那才是他的真性情,他是真的很在意她……

    短短的時間里,她早已迷失在了男人的柔情之中無法擺脫。

    有時候,他看起來真的很呆,像個木頭一樣,連句哄女孩子開心的話也不會說。

    可,那又如何?

    喜歡一個人從來就不是說出來的,而是做出來的。

    司陌寒就是這樣,不然他又怎能得到她的芳心?

    時光匆匆,二十五年來。

    蘇映雪從未想過,她居然會喜歡上,這個僅僅相處不到一個月的男人……

    他就像是上天給予她最好的禮物。

    在她困難時,傷心時,危險時,他總會義無反顧的出現在她身邊。

    照顧著她,安撫著她,甚至恨不得將緊緊她捧在懷里,抵擋一切不好的事物。

    思然回首。

    蘇映雪忍不住輕聲喚道,“木頭?!?br />
    司陌寒見她語出平穩,神色驟然一松。

    摸了摸她頭頂的發絲,柔聲應道,“嗯,我在。雪兒好些了么?”

    蘇映雪一愣,‘雪兒?他叫我雪兒?’

    這個稱呼只有她的媽媽這么叫過她……

    如今,這個稱呼從男人嘴里吐出,竟一點也不違和。

    男人那磁性的聲音,輕聲喚著‘兒’音,漸入她的耳間,怎么聽都令她心動。

    默然,蘇映雪的臉色,不禁在男人溫柔的聲音之下變得柔美了許多。

    淡淡的點頭,“嗯,哭出來就好多了?!?br />
    司陌寒一聽,滿目心疼,捧起她的小臉。

    對視著她,語氣滿是歉意,“對不起,早知道我就不該將這事告訴你的,不然你也不會哭得這么傷心?!?br />
    蘇映雪否認地搖起了頭,“這不怪你木頭,因為就算你不說,我也……”

    ‘我也’二字剛落,蘇映雪卻又收住了聲。

    原本好一些的心情,再一次沉了下去。

    只因,林伊蓮的事又讓她想起了以前那些令她痛苦不已的種種……

    其實。

    她之所以會哭得這樣悲傷,不只是因為林伊蓮的事,還有她那悲慘的身世……

    她時刻都記得。

    從她懂事的那一刻起,她就沒有真正意義上的開心過。

    別看她每天將笑容掛在嘴邊,其實她內心的悲哀誰又能知?

    大家族出生的她,不僅要被家族安排聯姻,成為強大家族的‘工具’。

    還要面臨家族里的那些堂姐,堂妹們的勾心斗角。

    所以,她一點也不喜歡那個所謂的家,更不喜歡她的出生!

    這些年,為了逃避家族聯姻,為了遠離家族控制。

    她背井離鄉遠赴東海,在這里創業,在這里安家。

    一開始,她以為新的人生就要開始了。

    然而,現實往往是悲劇的。

    從她創業開始,她便四處碰壁,遇到各種各樣的人的刁難。

    特別是那些男人,一個比一個惡心。

    她為了能不被他們占便宜,就死勁的鍛煉自己的酒量。

    甚至不惜將她的胃灌穿,灌爛!

    原以為這樣之后,她的日子會好過些。

    可,現實還是給了她一巴掌。

    幾個月來,工作室里的設計稿無緣無故的消失不見。

    令她的工作室虧損將近好幾千萬。

    報警了,JC卻說那賊手法太高,他們根本找不到。

    她也只能忍痛接受,然后想方設法將這些虧損的錢賺回來。

    其實,就算JC查出不來,她又何嘗沒有懷疑的對象?

    這么久以來,她之所以不想去揭穿她,就是因為不忍心看到那一幕。

    可是,如今它還是發生了……

    說是不心痛那是假的。

    她與林伊蓮相處得最久,上班時,出差時身邊總會帶著她。

    在林伊蓮還沒有心生邪念的時候。

    一直都是她在照顧著她,有幾次她生重病還是林伊蓮及時發現了她,然后將她送去了醫院。

    不然,她可能那個時候就死了!

    林伊蓮于她而言不僅是她的下屬,更勝似她的親姐妹!

    她這一生沒有朋友,也沒有什么好心的親人。

    所以她就特別看重她身邊的人,秦秋怡,周慧是如此,林伊蓮同樣如此!

    可,命運總愛更她開玩笑。

    那個對她最好,最親的人還是變了……

    ‘唔~’

    遽然,就在這時。

    正當蘇映雪還在胡思亂想時,男人的吻卻落了下來。

    蘇映雪瞳孔一縮,盯看著面前突然出現的男人放大的臉。

    隨之,她的牙關就被男人一撬而開,那熾熱的舌尖便探了進來。

    嘗遍著她口中的每一絲芬芳。

    她沒有拒絕,緩緩閉上了眼,任由男人在她口中瘋狂索取著……

    瞧,命運雖然剝奪了你的一部分,但也不為你送來了這樣一個他嗎?

    她真的很幸運能碰到司陌寒。

    這一吻,很長,很長……

    長到二人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地點,更忘記了蘇映雪還未吃飯……

    ‘咕嚕~’

    本是一片曖昧聲色的房間,硬生生被蘇映雪肚子發出的聲音打破。

    “……”

    被司陌寒捧著的蘇映雪一陣色尬,小臉已然通紅。

    隨之,猛地推開了趴在她身上的司陌寒,撇開目光,不忍直視著他。

    “噗~”

    能在黑暗中看清一切的司陌寒,見她這一幕不經然地笑了出來。

    “你,你還有臉笑,要不是你我會挨餓嗎?”

    被嘲笑的蘇映雪頓時就不滿了,滿目火光。

    氣煞不已,怒紅了臉,嘟囔罵道。

    司陌寒見她一副蠻不講理的態度,不禁婉言一笑,有些無奈。

    “好好好,都怪我?!?br />
    心里卻想到,‘也不知道是誰要餓肚子的!’

    但也沒表露出來,誰讓他司陌寒向來就喜歡寵著她呢?

    “哼~”

    蘇映雪似乎一點也不滿意,雙手交叉于胸下,冷哼一聲。

    可,司陌寒卻看到她的眼角明顯有一絲得意。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死要面子嗎?’

    “所以,我們現在可以去吃飯了嗎?”

    摸著她的小腦袋,慰問道。

    “哼,當然要!一天沒吃飯了,餓死我了?!?br />
    司陌寒聽后又是一陣心疼,連忙將口袋里僅有的巧克力掰給了蘇映雪吃。

    后者也沒有拒絕,一口吃下。

    三兩口就被她消滅干凈,摸了摸平坦的肚皮,好似還沒有吃飽。

    目光楚楚,“木頭,還有沒有,我還是好餓?!?br />
    司陌寒見狀,搖了搖頭,拍了拍干偏偏的空開。

    “沒有了?!?br />
    蘇映雪添了添雙唇,講真,那巧克力真心不錯。

    “那我們還在等什么?快帶我出去吃好吃的??!”

    “是,雪兒大人?!?br />
    “嘻嘻,既然叫我大人了,那還不快抱著大人我上路?”

    “大人我可是餓了一天,現在全身上下渾身無力呢!”

    司陌寒?!?,禍從口出,這下真得得當姑奶奶斥候了?!?br />
    不過,就算司陌寒這么想,他的心里又何嘗會拒絕?

    也不知道為何,發泄一通過后的蘇映雪變得比以前還要活潑。

    以前說話時,她還是不帶動作的。

    現在……

    每說上一句總愛亂動,也不知道是不是餓壞了還是傷心壞了。

    不過,司陌寒卻覺得沒什么,蘇映雪越活躍他就越是開心!

    就算她一邊用手打著他的臉一邊命令他抱著她走,他也照做!

    只要能讓蘇映雪開心,他都能接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