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vs鹈鹕在线 > 极暴武君 > 第五十九章 许上村(一)
最新网址:太阳vs鹈鹕在线 www.tbnag.club
    鼠九为人还算谨慎,在跑开了一段时间之后有意识地将痕迹抹除。

    但毕竟是匆忙的扫尾,还是有很多破绽。

    鼠九身高不高,但体重很重,所以就算他做过掩饰,走过的路上雪迹也比别的位置深一些。

    这本来不是什么大毛病,过了一夜之后,积雪冻成冰,证据就会消失。

    但偏偏罗生来得及时,而且眼神足够在黑暗的环境下观察到这个特点,那么追上鼠九就不是什么不可理解的事情了。

    约莫走了一刻钟,脚印才戛然而止。

    罗生看向眼前,是一个村庄。

    许上村。

    罗生曾经来过这里。

    在他金钟罩大成的时候,当时他的意识被四耳拉到识海里,肉身被王虎的怨魂操控,走到了许上村附近。

    后来王虎被四耳吞噬,他及时醒来,感觉到危险,最终没有走进许上村。

    许上村在岩城也算是个禁忌。

    早在一个多月之前,罗生就听说了许上村的事情。

    许上村村外,曾经有婴儿哭声响起,接着,前来查探的十五个壮汉全部消失,婴儿哭声连续响彻了三天才缓缓消失。

    就在百姓们以为没事的时候,婴儿哭声再次响起,这次,笼罩了整个村子,没有一个人从里面逃出来。

    鼠九进了村子吗?

    罗生皱了皱眉,以他观察的角度来看,鼠九属于那种求生欲望很强烈的人,在明知道许上村危险的情况下,还会主动进入许上村吗?

    尤其他现在最为依仗的内功全数消失,应该就更不会了。

    “有点意思?!甭奚驹诖迕趴?,高大的身形宛如一堵墙一般堵住村口,朝着村里看去。

    光线暗淡,村子里一片安静,仿佛再普通不过。

    村子里马路干净,泥土全部显露出来,屋顶也是茅草屋,有的甚至还破了洞,有茅草当空飞舞,努力挣脱着房屋的束缚。

    一如罗生来得那天一样。

    此刻,他以手扶额,有些犹豫。

    面前的环境明显是幻想,外面下这么大雪,没道理村子里却是一副没有下过雪的模样,路面上还好说,房屋上都没有雪,未免太假了。

    倘若里面是个暴熊之类的怪异,罗生二话不说,上去就是干,根本就不带犹豫的。

    但这里面明显就是幻境,里面的鬼怪多半也擅长于此,让罗生不免有些迟疑。

    他知道自己的斤两,一个怨鬼都能悄无声息地靠近他,汲取他的气血,甚至他都没有发现,更何况许上村里的怪物应该比怨鬼更高级。

    起码是厉鬼层次,甚至更强,超过了鬼兵的三个境界,一举达到了鬼将的层次。

    罗生正面战斗力还可以,但是精神层次的战斗就弱了一些,面对这些敌人会吃亏。

    上次击杀清源的时候,罗生就曾经被镇魂铃的环境命中过,倘若不是清源自大,没有第一时间攻击的话,罗生恐怕也有危险。

    他在村口踱步,思考着进去之后的胜算。

    主要是四耳还昏迷着,否则的话,带着四耳倒也算是不小的助力,而四耳手中的镇魂铃,罗生也无法使用。

    有机会一定要搞一些修仙功法,就算不修炼,也要搞清楚别人的攻击方式。

    罗生挠了挠脑袋,有些无奈。

    但他也没有过多畏惧,就算不敌,想来也不会轻易落败。

    他宗师级别的铁布衫可是在随时运转,没那么容易破功。

    想了想,他将四耳放在了怀里,取出两枚补血丹,吞下一颗,口中含着一颗,小心戒备着走了进去。

    走进村子的一瞬间,像是穿越了一层薄薄的透明的膜。

    眼前到处是破壁残垣,大约是冬季的缘故,空气中没有明显的异味。

    路中间,两排有些密集的脚印一直指向村子中心,隐没在村子中心。

    村子不大,约莫百来米长短,村中心距离罗生也不过五十米,罗生放眼看去,由于月光昏暗的缘故,看不真切,只看到一个大门正对着自己的两层小屋,影影倬倬,看不真切。

    两旁的泥土屋安静地坐落在低,由于天冷的缘故,部分土墙被冻裂,从这些漏洞看进去,里面是一片破败之景。

    罗生没有着去找鼠九,这家伙不知道为什么走进了村中央,多半是凶多吉少。

    他和鼠九又没什么关系,鼠九的生死和他没什么关系。

    咚咚咚!

    “有没有人呐!”

    罗生举着盾牌敲门,充裕的气血赋予了他中气十足的嗓子,整个村子都能听见他的声音。

    屋里没有半点反应。

    “在不在?”

    “开开门!”

    “老乡,是我??!”

    咚!

    破落的木门终于无法忍受罗生的摧残,嘎吱发出一声惨叫,轰然倒地。

    屋子狭小,拢共就两间屋子,里面是卧室,外面兼任客厅和厨房,此时房门被推到,一半落在坑坑洼洼的泥土地上,一边落在灶上,巨大的力量压碎了泥质烟囱,大量的粉尘漱漱而落。

    罗生一脚踩在门上,用手将眼前的灰尘扇开,朝着屋里望去。

    纸糊的窗子,杨树材质的衣柜,对面窄了一半的后门全都完好无损,床上的被子被掀开了一半,人却不翼而飞。

    罗生走了进去,摸了摸被子,然后将指间拉到眼前,手指上一层淡淡的灰尘。

    这显然不是烟囱里刚刚落下的灰尘,烟囱里的粉尘很大,呈黑灰之色,而被子上的粉尘却很薄。

    应该是有突发事件影响到了屋子的主人,以至于被子都来不及叠就出去查看了。

    罗生皱了皱眉,月色本就暗淡,屋内又黑,超过两米,可见度就急剧下降。

    这个光线,并不适合找线索。

    怎么办呢?

    罗生看着灶台边的火折子,计上心来。

    没有光,那就创造光。

    火折子是农村里常见的点火工具。

    它是用很容易被点燃的土制草纸制成紧密的纸卷,用火点燃后再吹灭,火折子里就可以看到红色的亮点在隐隐燃烧,就像是灰烬中的余火,能够保持很长时间,只需要一吹就可以让它的火焰复燃。

    由于天气太冷的缘故,火折子里的火星已经完全熄灭了。

    不过这难不倒罗生,他握住火折子的右手顿时变得赤红一片,温度极高。

    火折子本来就很容易被点燃,此时被罗生炙热的右手握住,热量源源不断地从手上散发,火折子很快就燃起了丝丝的白烟。

    罗生将火折子丢在床上,试图引燃被子。

    但是这家人的生活质量显然不怎么样,被子里面的棉絮含量极少,被子也很单薄,冷的跟铁似的。

    罗生立刻故技重施,大量的热量从手上蒸腾而出,将被子引燃。

    接着,他取下长矛,将被子绑在上面,制成了一个大号的火把。

    举起火把,罗生照了照四周。

    火焰跳动,房屋里家具的影子随之跳动,恍惚间,罗生感觉,四周的影子随之舞动,像是一群原始人在围绕着他跳舞,进行着邪恶而诡谲的仪式。

    里屋的房门门把手上,有一层红褐色的干枯血迹顺着房门流淌而下,由于时间太久,又和门框黏在一起,倘若不是罗生举起火把的话,还真不容易发现。

    站在里屋门口,左侧是大门,右侧是后门,血迹在右侧。

    怪不得进来的时候大门时锁着的,原来是从后门离开的吗?

    罗生举起大号的火把,走向后门,将火把夹在胳膊下面,试图推开后门。

    靠近后门,可以听见细微的嘎吱嘎吱的声音从门后传来,像是咀嚼软骨一般的声音。

    后门没锁,但与凹槽抵的很死,移动间和石质的台阶剧烈摩擦,发出滋滋的声音。

    摩擦力大的出奇。

    这门有这么难推吗?

    手上稍微多加了一份力,罗生推开后门。

    门后,是储藏室和菜园子。

    菜园子外,便是村庄的外围。

    菜园里种植着白菜,被大雪覆盖,显示出已经枯黄的叶子。

    菜园旁,是茅厕,茅厕的门打开着,从罗生的角度,只能看到半扇门上的横轴,另外半扇被储藏室挡住,看不见。

    夜间的冷风吹来,打在茅厕门上,发出嘎吱嘎吱的碰撞声。

    刚才罗生听到的声音就是这个。

    后门狭小,以罗生的体格必须要猫着腰侧身才能穿过去。

    看起来并没有可疑的地方。

    罗生没有多想,退出了这间房子,走向了隔壁的屋子。

    屋子的外观和这间并不一样,看起来更宽敞一些。

    轰!

    罗生不再客气,一脚踹开了大门。

    大门一半落在地上,一半落在灶台上,泥制的烟囱承受不住力道,轰然倒塌,黑灰的粉尘漫天飞舞。

    一如隔壁那件。

    就连屋子也只有两间。

    罗生挑了挑眉,退出房门,观察了一下房子的造型。

    这个大小,应该是三间屋子。

    他再度走了进去,进入里屋,屋子里陈设和刚才那件并没有不同,就连被窝掀起的角度都分毫不差。

    罗生举起火把,跳跃的火焰照射出一个个扭曲的影子,仿佛一群妖魔鬼怪在狂舞。

    抿了抿唇,罗生看向里屋的门框。

    红褐色的血迹顺着房门流淌而下,涂满了整个门框。

    嘎吱、嘎吱。

    菜园子里的茅厕门又被风吹动,敲打在储藏室的土墙上,发出一阵阵杂乱无序的声音。

    罗生刚准备离开,忽然心有所感,看向了里屋的门缝。

    火把下,一双灰白色的眼睛毫无感情地盯着罗生。

    就在罗生盯着的一瞬间,灰白色的眼珠略微翻滚了一下,和罗生对视着。

最新网址:太阳vs鹈鹕在线 www.tbnag.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