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vs鹈鹕在线 > 都市之我就是男神 > 第111章 同病相憐的兩人
    中午帝都音樂學院食堂有安排飯菜,味道自然比不上蘇辰自己的做的,不過他一向不挑食,更何況還是吃白食。

    “我靠,他是飯桶么?”

    “粗魯,太粗魯了,這是多久沒吃過飯了?”

    “啊啊啊……他吃飯的樣子也好帥?!?br />
    “為什么看著他吃飯,我感覺食欲都增加了?!?br />
    “……”

    周圍不少人都是被蘇辰狼吞虎咽的吃相給驚呆了,愣愣的看著他相互議論著。

    “哥,你吃慢點不行啊,誰跟你搶似的?!彼漳緩悶奶嶁蚜艘瘓?,她還是第一次吃飯被人這么盯著看,只感覺臉上躁得慌。

    林雨萌倒是已經習慣了,莞爾笑了笑,從自己盤子里夾了塊排骨給蘇辰。

    “習慣了,以我現在的飯量,慢點吃那得吃到什么時候?”蘇辰含糊不清的回了一句,然后繼續埋頭大吃。

    蘇沫無語的翻了翻白眼。

    “公生,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一個大男人怎么能就吃這么點?!弊誆輝洞Φ墓?,笑著對坐在對面的徐公生說道。

    徐公生瞥了蘇辰一眼,然后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學不來?!?br />
    “撲哧!”

    宮熏忍俊不禁的笑罵了一聲:“呆子?!?br />
    莉莉絲和她的父親也坐在一起,一只手撐著臉頰,視線望著蘇辰三人所坐的位置,沒精打采的用手里的筷子戳著米飯。

    “莉莉絲,好好吃飯,這是對食物的不尊重?!備甑切睦鍰玖絲諂?,皺眉提醒道。

    “哦?!?br />
    莉莉絲心不在焉的應了聲。

    “徐公生,你不是退出鋼琴界么,又來參加這次比賽干什么?”

    這時,坐在徐公生兩人旁邊餐桌的一名青年,突然冷笑著問了一句。

    他上午的演奏只得了七十分,心情本就不爽,此刻見到徐公生,想起了小時候一次次落敗,被徐公生的光芒完全掩蓋的慘痛經歷,于是就管不住嘴了。

    在場的參賽選手們,在各自的學?;蚴巧畹哪且黃蚨際僑巳順撲痰奶觳?,但在這群英匯聚的場所,就顯得有些泯然眾人了。

    失落、嫉妒、恨意種種負面情緒,加上本來就年輕氣盛,輸了比賽自然想找個方式發泄一下。

    徐公生只是平靜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繼續吃飯。

    倒是宮熏脾氣并不好,立刻就滿臉不屑的回懟了一句:“你誰啊,我們認識你嗎?公生參不參加比賽關你屁事,怎么?輸了比賽在這找存在感?”

    青年一張臉頓時漲得通紅,如同猴屁股一樣,周圍人一道道怪異的目光,更是讓他羞憤交加。

    “我聽說過你,拉小提琴的那個病秧子對吧,聽說都活不長了,不跟醫院老老實實呆著,跑這里來干嘛?嫌命不夠長?”

    青年羞惱之下,話語根本不經過大腦,極為狠毒。

    自始至終都很冷靜的徐公生,聽到這話,抓起桌上的餐盤向那青年砸了過去。

    青年慘叫一聲,被飯菜淋了一身,狼狽至極,正要發怒,但看到宮熏情況好像很不對勁之后,急忙將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咳咳……”

    宮熏臉色慘白如紙,氣急攻心之下,讓她捂著嘴劇烈的咳嗽了起來,依稀可以看到她指縫中溢出的鮮血。

    在場所有人都紛紛色變。

    “熏兒,你怎么樣,別嚇我啊,我帶你去醫院?!斃旃鋇乃鄱己熗?,起身走過去就要抱宮熏去醫院。

    “不用,我沒事,咳咳……”

    宮熏想要拒絕,但接著便再次咳血,然后竟是直接暈了過去。

    “急救車,快叫急救車?!斃旃鋇拇蠼?。

    不少人急忙拿出手機,開始撥打急救電話。

    餐廳內氣氛一時變得壓抑起來,靜得很是詭異。

    “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

    那青年也慌了神,嘴里不斷的碎碎念,想要撇清自己。

    眾人聽到這話,都是鄙夷的視線投向青年。

    “這人真是惡心?!彼漳謁盜艘簧?,毫不掩飾自己的厭惡。

    “希望她不會有事?!繃鐘昝饒抗獾S塹目醋毆?。

    “熏兒,你醒醒啊,別嚇我,我不能沒有你……”

    徐公生跪在地上,握著宮熏的手,低垂著頭,將額頭抵在手背之上,像是在向神明祈禱一般,眼淚如斷線的玉珠滴落在地上。

    “我可以救她!”

    忽然,一道聲音傳入耳中。

    徐公生淚眼模糊的抬起頭,望向不知何時走到旁邊的蘇辰。

    “老哥?”蘇沫驚呼出聲。

    林雨萌柳眉輕挑,想起了蘇辰確實好像會醫術,不過這女孩看著很嚴重啊,他能行嗎?

    “你……你能救她?”徐公生顫抖著聲音想要確認蘇辰是認真的,現在他只能選擇相信了。

    “嗯,能救,抱著她跟著我,找個安靜的地方,我給她施針?!彼粘攪成V氐牡閫?。

    “好,好,我們走,我們這就走?!?br />
    徐公生手忙腳亂的抱起宮熏,然后與蘇辰一同快步離開了餐廳。

    林雨萌與蘇沫對視一眼,急忙跟了上去。

    然后是莉莉絲和她的父親,也同樣起身追了過去。

    餐廳內眾人看著相繼離開的幾人,再次陷入沉寂。

    “真是個傻子,徐公生可是耿老的徒弟,他完蛋了?!?br />
    “而且那個女孩耿老好像也很看重,不然早上不會坐在一起的?!?br />
    “明知道別人身體有疾,還嘴上不饒人?!?br />
    “說的太狠毒了,這種品行,還彈什么鋼琴?”

    “……”

    一道道指責聲中,青年大腦一片空白。

    他哪知道會變成這樣,當時羞怒交加,大腦充血之下,那些話就脫口而出了。

    而且,他沒聽說過徐公生是耿老的徒弟??!

    滿腔的悔意彌漫在心中,他知道,自己的鋼琴生涯算是徹底完蛋了。

    帝都音樂學院醫務室內,宮熏面無血色的躺在病床上,蘇辰手持銀針,正在全神貫注的給她施針。

    身后,徐公生死死的攥著拳頭,牙齒咬著的下嘴唇溢出血來他卻好似沒感覺一般,通紅的雙眼死死盯著病床上宮熏的臉。

    林雨萌與蘇沫彼此牽著手,眸光都是透著忐忑與希冀。

    莉莉絲緊緊抱著父親的胳膊,小臉緊繃,心情也是同樣的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