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vs鹈鹕在线 > 巨富女婿 > 173 滾得人是你
    杜濤不屑,我就不滾,我就耍賴,你何金銀能怎么樣?

    杜濤其他的哥們,也都站在杜濤身邊。

    然后,紛紛開口:“何金銀,你看什么看?剛才,我濤哥是在和你開玩笑而已!”

    “沒把你趕出去就好了,還想讓我濤哥走?我濤哥走了,你來買單嗎?”

    “這一天消費,就是六位數,他能買得起?”

    “……”

    一群人不屑,窩囊廢就是用來這樣欺負的。

    就算耍賴,他能怎么樣?

    何金銀嗤笑了一聲,然后扭頭,暫時沒有理會他們。

    他走到王英俊還有夏夢身邊,夏夢握拳道:“這個杜濤,實在太過分了!假冒你不說,還說話不算話,不履行賭約。真是可惡?!?br />
    何金銀聳了聳肩,“正常,我早就預料到這種結果!”

    “唉…”夏夢嘆了一口氣,雖然難受,覺得憋屈,可是也沒辦法。

    他不愿意履行承諾,總不可能,動手把他卷成皮球,然后,讓他滾出去吧?

    王英俊此刻,也拍了拍何金銀的肩膀,說道:“算了算了,贏了就行?!?br />
    他心里也覺得憋屈啊,可是沒辦法,他們這一邊,一個女人,一個瘸子,還有一個看上去弱不禁風的,就這三個人,要來強硬的,估計也是被虐的一方。

    杜濤那邊,十幾個哥們,各個吃得發福,人高馬大的,王英俊倒是想硬來,把杜濤卷成皮球給滾出去,但做不到。

    另外一邊,杜濤那里。

    “真沒想到,那何金銀會是真的鋼琴男神。不過那又怎么樣,我們欺負他,他也不敢坑一聲!”杜濤哥們冷哼道。

    “是啊,就耍賴,那個窩囊廢敢怎么樣?他敢動手嗎?給他100個豹子膽,他都不敢動!”

    夏嫣然也撇嘴,對著身邊的女閨蜜說道:“何金銀,還真是窩囊啊。明明贏了,但是,卻不敢對杜濤做什么?!?br />
    “是啊,唉,雖然鋼琴彈的挺好的,是真的鋼琴男神,但是,人卻那么窩囊!我真是失望啊?!敝?,對鋼琴男神崇拜的一個女同學說道。

    “我也失望,看來,網絡上的網紅,不能當做偶像?!?br />
    “理想和現實差距太大了!”

    “……”

    一群人都很失望,沒想到鋼琴男神,居然是何金銀那個廢物。

    但失望又怎么樣,也改變不了他就是鋼琴男神的事實。

    張芳芳也不屑道:“像他那種窩囊廢,鋼琴彈的再好,又有什么用?而且,我估計,他也就只會彈奏幾個曲子而已。你沒看,剛才他彈奏那致愛麗絲,都沒有彈奏完嗎?肯定是后面的不會彈了!”

    “對,浪得虛名而已!”

    “……”

    一群人,雖然知道何金銀是鋼琴男神,但依然瞧不起他,覺得他浪得虛名。

    而且,還對鋼琴男神,也徹底失望了。

    另外一邊,何金銀找了一個借口,去上廁所。

    當然,并非是去真的去上廁所而已,而是去找一個人。

    也就是這個氧吧的老板,夏嫣然新男朋友王斌的三叔王福。

    此刻,在王福的私人房間中,王斌走了進來。

    這個王福,除了是這個氧吧的老板之外,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金雪集團項目經理,他姓王,上一次,和劉云東談生意,見過何金銀一面。

    今天,他不用上班,便在氧吧這邊休息。

    剛給自己泡了杯茶,拿出‘厚黑學’看了幾頁,自己那個不爭氣的侄子,就來找自己的了。

    王斌一見到三叔,便親昵道:“三叔啊,小斌來麻煩你一件事?!?br />
    “什么事???”王福白了他一眼,這個侄子,都快三十歲了,還整天吊兒郎當,每天就知道泡妞和一群狐朋狗友花天酒地。不過,王福自己沒有兒子,只有一個女兒,所以對這個侄子,也很疼愛。

    他過生日什么的,都是送上百萬的車子給他。

    “三叔啊,最近在追一女的,然后她領了一群同學,來這里參加同學聚會。所以,我想請你免個單!”王斌說道。

    “這是一件小事?!蓖醺5閫?。

    王斌此刻,坐了下來,心里一直有一個疑問。

    他忍不住問道:“三叔啊,你說你也是個千萬富翁,能力出眾,為什么,你還要去金雪集團,當什么破經理???經營自己的生意,不是更好嗎?”

    這話一出,王福瞬間拍了一下桌子,生氣道:“你每天就知道花天酒地,你懂個屁啊。你以為,三叔這點資產,很了不起嗎?告訴你,和金雪集團一個經理比起來,算個屁!”

    “金雪集團經理的含金量,可比千萬富翁大多了。以前,你三叔沒有加入金雪集團的時候,出去,別的那種大富商,億萬富翁,鳥都不鳥我。現在,我出去,哪個人,不得把我當祖宗供著?”

    “而且,金雪集團未來的發展前景,不可限量。我這么早加入,憑借我的能力,以后,等金雪集團壯大了,我就是元老之一。到時候,咱們王家,才是真正的起來了?!?br />
    “算了,和你這個花天酒地的紈绔子弟說了你也不懂…”

    王福很無奈,這個侄子,一點頭腦都沒有,三十歲了,還只想著泡妞、花天酒地。

    再想想,那個人,上一次,在幼兒園看到他,年紀估計比自己的侄子還要小,但是,卻創建了金雪集團,他在寧海跺一跺腳,寧海都得震一震!

    人和人,差距怎么這么大呢?

    這個侄子,要是有何少億萬分之一的的品質,那以后,也會是龍中龍啊??上?,這貨,連人家億萬分之一都比不上。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秘書敲門。

    接著,說道:“王總,有個人說要見你!”

    “什么人???沒看到我和三叔在聊天嗎?告訴他沒空?”王斌不耐煩的說道。

    王福瞪了他一眼,“那個人,是誰?我記得今天,我沒有預約和人見面的!”

    “噢,他說,他是金雪集團的人,姓何!”

    “什么?”那秘書的話一出,王福震驚得直接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然后,連忙問道:“那個人,是不是大概二十六七歲模樣,長得干干凈凈,臉龐有點白,看上去很俊逸,一副云淡清風的氣質?”

    “對對對,就是他!”秘書連忙應道。

    “天啊…”王福聽到秘書的確定,連忙小跑著出去。

    然后,說道:“王斌,還坐著干嘛,趕緊和我一起去迎接這輩子,最尊貴的貴客!”

    “啊…”王斌嚇了一跳,不知道三叔為什么反應這么大,不過三叔說什么就什么,他連忙起身,跟著他三叔一起去迎接貴客。

    到了門口,王??吹揭桓瞿兇?,穿著正裝,一臉淡然的站在那里。

    看到他,王福心里一顫,“居然真的是他!他居然來主動找我?”

    他因為激動和興奮,連腳上的腳指甲,都在顫抖。

    他還沒說話,身邊,另外一個聲音,卻響起了起來。

    “咦,原來是你。你不就是嫣然口里的那個廢物嗎?你來這干嘛?這里是你這個廢物能來的地方嗎?”

    說話的人,正是王福身邊的王斌。

    王福聽了王斌這話,嚇得魂都要沒了。

    這只知道花天酒地的廢物侄子,他么在說什么?居然罵何少,是廢物?

    王福真是又氣,又恐懼啊。

    而此時,何金銀淡淡的瞥了王斌一眼,眼眸發冷,道:“王福,怎么,我沒資格來這里嗎?”

    “草,你他么是個傻逼啊。我三叔的名字,是你能能直呼姓名的嗎?”王斌憤怒,這個夏嫣然的廢物同學,居然敢直呼我三叔的大名?

    還語氣不客氣!

    “叫王總!懂嗎?”王斌冷喝,不客氣的指著何金銀。

    “是嗎?王總,你好大的架子???連直呼你姓名的都不行啊?!焙謂鷚鈉沉艘謊弁醺?。

    而王福,因為這一句話,恐懼得連頭皮都發麻了。

    王斌,還不屑道:“你連叫王總的資格都沒有,還不快滾,這里不是你有資格來的地方!”

    “是嗎,王總?”何金銀又淡淡的瞥了王福一眼。

    王斌瞪了一眼何金銀,大聲道:“是你媽,給我滾!”

    然而,他這話一出,‘啪’的一聲,王福一巴掌猛的扇在他的臉上。

    然后,暴怒道:“滾的人是你,王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