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vs鹈鹕在线 > 不死尊皇 > 第158章 夜皇
    嗡!

    伴隨著姜老祖的靈氣,朝著劍鞘之上震蕩過去。

    顫抖嗡鳴的聲音隨之響徹而起,凜冽的寒冷氣息,從那劍鞘之內,浮現而出。

    冰冷的靈氣逸散而出,將半空中的水汽凝結成冰晶,最終是在他們的面前,化作了一道清晰的圖案。

    “地形圖?”望著面前凝結而成的冰晶圖畫,一眼瞧過去,便能夠看出來是什么東西。

    姜老祖將手中的劍鞘,放在了旁邊的桌案之上,看著上面呈現而出的地圖,明悟過來:“這個應該是一個指引,你看這個位置,便是我們現在的所在?!?br />
    說著,姜老祖伸手指著那冰晶地圖之上,尤為突出的一個地方。

    那一塊范圍,冰晶仿佛是凝結了一個城池,雖然簡略不過還是能夠看得出來,為一個城池。

    而順著姜老祖的移動,冰晶地圖之上呈現而出的一條線,已經是伸長了出去,最終是停留在了這個冰晶地圖的最北端的位置。

    顯然,這個就是地圖的指引方向的終點,恐怕就是周婉雪目前的所在之處。

    冰晶地圖之上,邊上也有銘刻出一個字來。

    救!

    “周婉雪遇到了危險?”盯著面前凝聚而成的冰晶地圖,顯然這劍鞘,就是對方的求救信。

    “語氣說是周婉雪求救,不如說是照拂她的那位求救,那丫頭可沒這個本事?!北呱系慕獻?,別有所指,撫須微笑出聲。

    “什么意思,誰照拂?”

    “這個你小子就不用多管了,救與不救,全憑你一念之間了?!貝聳鋇慕獻嬉彩侵V氐目醋漚胙?,指著這冰晶地圖,“最后的所在,已經是離開了玄尊皇朝的疆域?!?br />
    “外界是個什么情況,猶未可知,若是出了事情,我也沒辦法幫你?!?br />
    這下,姜半涯倒是意外了:“為什么,按道理爺爺你的修為這么的強橫,出手的haul豈不是輕輕松松?!?br />
    “皇城中,我的戰力能夠發揮到最強,旁人來犯可教有去無回?!苯獻嫣峒暗秸飧齙胤降氖焙?,語氣中還滿是自信。

    不過緊跟著,卻有些落寞的搖頭:“這也是局限于皇城之中了,若是離開此地的話,老祖我的戰力會飛快的跌落?!?br />
    “若是離開了玄尊皇朝疆域,恐怕也就堪堪天境的力量罷了?!?br />
    旁邊的夜鬼,也是跟著點頭:“不錯,早在過去的時候,就有一種說法,玄尊皇朝這個小國,做什么都行,千萬不要靠近皇城?!?br />
    “當初提前出關,造成的后遺癥?”姜半涯略帶疑惑,看著姜老祖,“或者說是別的原因……”

    廢墟之后,關押之人。

    都有可能。

    姜老祖輕輕點頭,看著姜半涯:“那么,一切都只能夠依靠你自己了,至于你想要怎么做,自己決定了?!?br />
    說道這個地方,姜老祖是指著那冰晶地圖,示意出聲。

    “救!”下一刻,姜半涯已經是毫不猶豫的開口,將深深印刻在靈魂空間的冰晶地圖,一掌拍的粉碎,“開玩笑,自己的未婚妻出事了,作為未婚夫總要做些什么吧?!?br />
    “更何況當初在皇城的時候,人家也沒少幫忙啊?!?br />
    “至于危險什么的,爺爺你覺得就我這情況,還害怕危險不成?”

    姜半涯的反問讓姜老祖,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環繞在對方身邊的眾人,忽然是笑著點頭:“不錯,這世間還有誰,能夠殺的了咱們玄尊皇朝的太子啊?!?br />
    跟著過來的姜凌風,見到姜半涯已經是決定,走上前來拍了拍他的肩膀:“總之,一切要小心謹慎,不要太過莽撞?!?br />
    “不要仗著自己神通了得,就為所欲為?!?br />
    聽著父親的嘮叨,姜半涯咧嘴笑著,假模假樣的行禮:“兒臣遵旨,父皇?!?br />
    “行了,臭小子,陰陽怪氣的還不如不說?!苯璺繅×艘⊥?,不過眼神中,還是有些許的擔憂,“這路上,需不需要帶點人去?”

    “老爹,你當皇帝了是不是有些心態飄了,醒醒啊,你掌管的整個皇朝實力,還沒你兒子我強呢?!?br />
    “別說你讓我帶人了,我還得留下一部分人在皇朝中?!?br />
    姜半涯的話,讓姜凌風臉色瞬間是垮了下去,卻也不作聲。

    因為對方的話,貨真價實說的沒錯,他身為玄尊皇朝的皇帝,現在手底下擁有的力量,恐怕還真的沒有姜半涯多。

    “還留下一些人,會不會到時候手下的人不夠用?”另一邊姜老祖捻著胡須,思慮片刻后問道。

    姜半涯搖頭,表示并沒有問題:“無妨,且不說姜閑、姜安、姜順和姜意需要留下來贖罪,將國運上的污漬抹去?!?br />
    “我這太子府,還需要有人修建,陰影之地內的地盤也需要搞定啊?!?br />
    “雖然諸多商會都曾經算在了老爹手里,不過實際上掌控的人是我啊,那么多的商會也需要留人看守幫忙?!?br />
    講到這個地方的姜半涯,無奈的攤開雙手:“沒辦法,本太子盤子很大,很忙的?!?br />
    望著眼前姜半涯這嘚瑟的模樣,姜凌風真的是很想要敲死他。

    沒辦法,忍著吧,誰讓是自己的兒子呢。

    兒子有出息,喜歡嘚瑟就嘚瑟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多大的缺點。

    也就是心里堵得慌,沒事,做父親的這點還是能夠承受。

    “說真的,就這小子的模樣,還真不想就這么簡單的告訴他?!苯璺繅渙澄弈?,朝著旁邊的姜老祖看了過去。

    姜老祖也是無可奈何的搖頭,瞧見一臉茫然看過來的姜半涯:“算了,孩子嘛,不要跟他計較這些東西,跟他說吧?!?br />
    “什么事情?”瞧見姜凌風和姜老祖的表情,不約而同的變得嚴肅起來,姜半涯心中也忍不住略微有些緊張。

    “你們一下太嚴肅,我有些不太習慣?!?br />
    姜凌風看著姜半涯,開口道:“兒子,你的神通的確很強悍,手下的力量也很霸道,甚至會越來越強悍?!?br />
    “加上你手下這些人的特點,所以老祖跟為父商量了一下,做了個決定?!?br />
    “成立夜庭,你來執掌?!?br />
    “白天,你是太子,晚上,你便是……”

    “夜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