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vs鹈鹕在线 > 洛河鬼书 > 第403章 殁城
最新网址:太阳vs鹈鹕在线 www.tbnag.club
    这支小队中的另外三个人一样身份成谜,资料中对于他们的介绍都非常有限。

    我皱着眉头将这份档案放在一旁,又拿起了夹在参考人员档案中的那个旧本子。

    那是个很薄的牛皮本,看起来年头不短了,但好在保养得还不错,时至今日,本子的封皮依旧十分完整,丝毫没有破损或者褶皱的神迹。

    我刚把本子拾起来,费斯厄就在一旁说道:“这本子是五十年前的东西?!?br />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顿时惊了一下。

    五十年前的本子?这怎么可能!

    我翻开封皮看了看里面,每一张纸都是干净的白色,只不过微微带着些潮气,如果是五十年前的本子,纸页早就该发黄变脆了。

    本子里的内容不是用英文书写的,那好像是西班牙语,这种语言我只是略有涉猎,但要想看懂纸上的内容,是万万不可能的。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将本子递给费斯厄:“上面的文字我看不懂?!?br />
    费斯厄挑起眉毛,露出一脸惊讶:“你看不懂西班牙语?可我和你交流的时候,有时候也用西班牙语啊?!?br />
    “能听懂,看不懂,”我指了指他手里的本子:“麻烦你帮我复述一下吧?!?br />
    费斯厄应该反复看过本子里的内容,他不用看,也能将那些内容复述出来,此时他将本子扔在一旁,开口道:“这是十年前,海庭从铁嘴鹰号上找到的航海日志,那条船的船长叫大寺丁,外号火耗子,五十年前,他在海市也算是个名利双绝的大人物?!?br />
    我随口一问:“这个人和吴林是同一个时代?”

    费斯厄一愣:“你也听说过那个姓吴的?”

    “常听周围的人提到他,听你这口气,你好像和他不是很对付啊?!?br />
    “哼,自从他来到海市以后,就彻底没有人信奉我了?!?br />
    “为什么?”

    “因为他对这座城市的支配力远远超过我,在这一点上,你和他其实很想,只不过你们两个支配这座城市的方士完全不同?!?br />
    这家伙越说越激愤,我可没时间听他瞎白活,于是赶紧将话题引到正轨上来:“咱们还是接着聊航海日志的事儿吧?!?br />
    费斯厄的思维转换速度可以说相当快了,他立即收起了情绪,继续向我陈述航海日志中的内容。

    其实他说的,也不完全是航海日志的内容,而是五十年前铁嘴鹰号失踪的始末。

    这段始末有一段被记载在了航海日记上,还有一部分,一听就是费斯厄自己补充进来的。

    那一年正赶上长雨季,在内海,每隔五十年就有一场长雨季,从春天开始下雨,一直下到冬天末尾,期间只是雨水不断,但风浪并不大,只不过东海方向一直蒙着水雾,海上航行的可见度相当地,很容易导致船只迷路。

    我也是这才知道,整个内海以海市为中点,向东、向西分成两片海域,东海的西方端点连着百慕大,东方端点则连着好望角,西海的西方端点则与天涯海角相连。

    长雨季永远只在东海出现。

    当铁嘴鹰号从海市出发的时候,正赶上长雨季的季末,那时北半球正值严冬,而铁嘴鹰而目的地,这是位于北极腹地的一处冰海。

    没人直到这条船为什么突然离港驶向北极,航海日志也没有提及,日志中只是说,起初他们离开港口以后,越向北航行,气温就越低,等船只开入囚徒海域的时候,雨水已变成了鹅毛大雪,海面上也早已积起冰层和雪层,航行的难度变得越来越大。

    但大寺丁船长好像早有预感后面的路会突然好走起来,他在日志上写了这么一句话:“也许还需要三四天时间,船只才能穿过冰层?!?br />
    按说越向北,温度月底,冰层也也会越来越厚才对,可他却觉得船只能够在三四天之后穿过冰层,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事实证明,大寺丁是对的,三天后,他们果然穿过冰层,来到了一片无比温暖的海域。

    大雪再次变成了雨帘,大寺丁一听到雨水拍击窗户的声音,便带着几个船员走到甲板上,朝着西北方向用力眺望。

    日志上说,大寺丁在一海里外的地方看到了一面巨大的水镜,太阳光照在上面,反射回来的光线比阳光本身还要耀眼,在水镜中,还映照出了那座传说中的城市殁城。

    费斯厄先是用西班牙语说出了“殁城”,可能是怕我听不懂,又用英语说了一遍。

    我仔细辨认他嘴里发出来的声音以后才发现,他说出来的原话,应该是“海民永居之地”。

    我听别人说话,听到的是他心里想说的那一层意思,而不是字面意思,要想知道字面意思,有时候我得刻意去听对方的发音。

    比如说,你打算去西安旅游,我问你去哪,你告诉我你去西安,但你在说出“西安”这两个字的时候,脑子里想得确实这座城市曾是十三朝古都,古称“长安”,那我听到的就是“长安”,即便你说的明明就是“西安”。

    当初映在水镜中的那座城市,原本就叫做“海民永居之地”,但费斯厄却在内心深处称之为“殁城”。

    “殁”这个字,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死”。

    一座充满死亡气息的城市。

    可它为什么被称作海民永居之地呢,海民又是什么?

    我也没办法理解,“水镜”这个词在这儿是什么含义。

    待我将心中的问题一一问出来,费斯厄却只是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些问题,我只是复述日志上的内容?!?br />
    “你去过殁城吗?”

    “没有,但我看过一些相关资料,旧典上说,那里曾是囚禁海民的地方,但凡是进入那里的海民,最终都会将血肉献祭给某个神灵,但我也说不清,海民到底是什么?!?br />
    在这之后,费斯厄就着之前的话头继续复述道,看到殁城之后,大寺丁就让人降了船帆,水手们摇着船桨,让船只慢慢凑到水镜附近,他们在水镜旁默默地等待,一直等到太阳落入海平面,才驾船钻进水镜内部。

    

最新网址:太阳vs鹈鹕在线 www.tbnag.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