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vs鹈鹕在线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386章 搶劫商店了(第一更)
    “順才,你真的在這座島上看到海龍了?”

    小小的辛順才坐在汽車中,瓢潑的大雨沖刷著汽車,仿佛要將黑色的表漆都一口氣沖刷下來。

    “不會錯的,爸?!斃了巢拍炅洳淮?,但人十分老成,氣質沉穩。

    “嗯?!斃糧傅懔說閫?,目光深邃的看著蕭蕭暴雨。

    他們千里來此,不容有失。

    幾輛低調的平價車緩緩駛入村子,只是在這種暴雨天氣還繼續開車,低調也顯得十分扎眼了。

    “別停雨了,別停雨了,不軟營業又要煩死了?!?br />
    小賣部小鬼趴在前臺,閉著玻璃玩手機,不禁多看了幾眼車子。

    樂地財閥一行人從車上下來,打開雨傘遮擋著風雨。

    謀而后動,樂地財閥這么大的體量,當然不會貿然聽信了辛順才的話便千里迢迢來到耽羅島,即使這人是他們財閥的小小公子。

    童言無忌,誰知是真是假,否則在海島度假始時也不會有人不當真,從和樸飄樂分開后,這機靈的孩子就把自己的經歷有條不紊的說了出來,沒人當真,畢竟年齡擺在那里,孩子口中說出來什么都有可能。

    超自然存在雖然就在隔壁的島國,但距離南早羊還是遙遠了點,對超自然存在,上層人士也并無太多實感。

    可在漢城出現人皮鬼后,辛順才目擊龍的事情一下就被人想了起來。

    想要先確定真假很簡單,辛順才既然說是和另一個人同時碰到了海龍,那就讓他先在調來的民政系統資料中指認一下此人是誰,居民的個人信息在財閥面前根本沒有保留,海灘附近村莊所有人的資料呈在辛順才的面前,由他自行辨認。

    財閥的思路明確,找到這名同行目擊人測試真假,最是簡單。

    可一指認,再搜集下個人情況后,情況就出現了波瀾!

    樸飄樂的銀行賬戶資金出現了重大的存款變化,雖然賬戶中不過兩千萬早羊幣出頭,實在不值一提,可考慮到這種社會混子的身份,這筆錢對他來說是巨款也足夠了,正常渠道他根本賺不了這么多的錢!

    分三次存入,每次幾百萬,而在此之前,樸飄樂的賬戶上只有可憐的兩三萬早羊幣。

    必有蹊蹺,可惜個人典當行不在財閥、官府的系統中,不然一查就能出現結果。

    一個,兩個,五個……黑色的雨傘和暴雨分庭抗禮。

    撐著雨傘的財閥‘安?!嗽碧ぷ牌ば?,穩步朝著樸家走去。

    ………………

    “你一回家又發的什么瘋,衣服都濕噠噠的?!崩下枳硬換挪幻Φ拇臃考渲姓頁雒硨鴕路?,呵斥著在房間中竄來竄去的樸飄樂,“來,把你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換上?!?br />
    樸飄樂跟瘋了一樣在房間中掏出一個麻袋和各種證明,無視老媽子關心的舉動。

    雨水浸泡著衣服,再被樸飄樂甩出濺在客廳家具上,白凈的地板被鞋子的臟垢踩得一片黑漆漆。

    “媽,我們趕緊走,趕緊坐上飛機飛到免簽國,你的證件放到哪里去了?找出來?!?br />
    樸飄樂從床底下拖出沉重的麻袋。

    麻袋咣當咣當作響,里面放的都是樸飄樂‘誠信交易’來的貴金屬。

    這些貴金屬也不能帶上飛機,首飾和金錠銀錠的制式紋樣經不起查,只能先埋起來,或者交給海龍以后再討要?

    不,要是這么一走了之,以后連海龍面都見不著了,更別說什么再問海龍討要了。

    難道只能這么埋下來?不甘心??!

    “你這小子有沒有聽我在說什么,拿著個大麻袋神神秘秘的……”

    老媽走過來敲打了下樸飄樂的肩膀,發福的老媽比樸飄樂都要壯碩,一巴掌下去樸飄樂身形不穩,麻袋擁到在地。

    里面的金銀首飾全都一口氣倒了出來!

    “嘩啦嘩啦??!”

    銀子推著金子,金子推著首飾,琳瑯滿目,嘩嘩啦啦傾瀉而出。

    金子做的戒指項鏈,銀子做的動物、人像,寶石鑲嵌佛雕筆筒。

    “噼啪?。?!”

    當空一道驚雷,透過玻璃窗照射的這些財寶閃閃發光。

    “咣當?!?br />
    一錠金子從首飾小山上掉下來,砸在老媽的心尖尖上。

    “這這這這……”

    捂著嘴巴,老媽子全身戰栗個不停,水桶樣的腰都扭得和一條蛇似的,張大的嘴巴能一口將所有金銀財寶吞下。

    “啊啊?。。?!”

    樸飄樂嘆了口氣,手忙腳亂的把財寶收拾進麻袋中。

    尖叫一聲扔掉樸飄樂的衣服,老媽子蹲下身攬著粗壯的胳膊一同收拾財寶。

    焦急心切的模樣比樸飄樂更甚。

    “這,這這都是你從哪里偷到的?別的村?”

    “媽,什么偷,能別說的那么難聽嗎,我這都是正當交易來的?!?br />
    老媽才不相信以樸飄樂的本事能正當的弄到這些金銀財寶,她現在只希望別是兒子殺人越貨來的血粼粼贓款就行了。

    要是偷來的……就裝作不知道吧。

    “這得多少錢啊,你是搶劫了首飾店嗎?難怪要跑,難怪要跑?!?br />
    挺好。

    樸飄樂郁悶的點了點頭,先不管老媽誤會了什么,至少知道現在必須得跑就是好事。

    這邊還在收拾東西,那邊院墻大門就被篤篤的敲了起來。

    “篤篤?!?br />
    電閃雷鳴的暴雨天氣中也能聽得這么清楚,門外的人不是在敲門,分明是在砸門。

    “誰啊?!?br />
    “會不會是來抓你這個臭小子的?!?br />
    老媽子抱怨著,雙手收拾著金銀財寶,根本抽不出手分身去開門。

    況且暴雨中敲門太詭異了,是不是兒子事發了,被警察找上了門?

    樸飄樂咬著牙,干脆也不收拾東西了,想著現在翻出去還有沒有機會逃生。

    敲門的人非常有毅力,哪怕沒有人回應,也依然不肯放棄篤篤敲擊,雷聲應和,急促如催命鬼符。

    “咚咚咚?。?!”

    幾分鐘后,敲門變成了沖撞,院門搖搖擺擺,有人正在瘋狂的撞擊。

    “阿西!”

    收拾起了麻袋,再藏進地窖中,老媽朝著院門走去。

    “我去對付,你別說話?!?br />
    再不去開門,院門就要被撞開了!

    門栓從框中幾乎脫落,吱呀門扉搖搖欲墜。

    “誰??!別敲了,聽見了!”

    取下障礙,一把拉開院門,老媽氣勢十足的大吼一聲。

    迎著中年婦女的河東獅吼,一隊西裝男走了進來。

    看到他們的瞬間老媽子心涼了半截,空手翻爬院墻的樸飄樂更是如墜冰窖。

    老媽沒看到他正在翻墻嗎,等下再開門也行??!

    “你就是樸飄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