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vs鹈鹕在线 > 醫路坦途 > 466 都不容易
    當錢成為數字的時候,這些數字的擁有者,就會不自覺的用這個數字去衡量一切。

    因為這玩意太好使了,也不知道王總是實在人呢,還是覺得小地方的小醫生就喜歡現金?;蚴薔醯謎歐不姑淮锏餃盟シ淺V厥擁牡夭?。

    反正,漂亮的女秘書提著一公文包的現在來到了張凡的酒店。

    早上的手術是個老年人,歲數大一點,下午是個年輕人。做完手術后,患者家屬要請張凡吃飯。

    張凡看著對方樸素的著裝,非??推木芫?。不是看不起對方,而是張凡也曾是從貧困中掙扎過來的。他懂那種把一分錢掰扯成幾份去花的生活。

    要請客,醫生護士十幾個人,最少最少也要上千元,對于一個普通人家來說,雖然算不上傷筋動骨,但畢竟能省一點是一點。

    要是土豪,張凡估計就不會這樣推辭了。

    張凡不去,其他醫生護士也不好意思去參加。肝膽科的兩位主任要自己招待張凡,也被張凡用太累的借口給拒絕了。

    每次讓人家招待,張凡也覺得不好意思。因為上次人家送了酒,這次來鳥市的時候,邵華特意準備了一些價格比較貴的薰衣草精油作為回禮。

    價值上肯定不能和人家陳年老窖相比,但有這份心,讓兩位主任很是高興了一番。禮尚往來就代表著張凡把對方也當成了朋友,平等的朋友。

    不讓別人招待,但飯還是要吃的,張凡帶著馬逸晨走街串巷找到了一家據邵華說味道非常不錯的抓飯,名字也非常奇特,原始抓飯!

    羊腿抓飯,雖然天氣已經開始炎熱起來,但是勞累了一整天,酥軟的羊腿肉、夾雜著胡蘿卜和皮牙子香味的油泡米飯,很是讓人解饞飽腹。

    馬逸晨也不作假,一盤子吃完,又讓老板加了一份抓飯。張凡也是,兩人能算的上是大肚漢了。

    邊疆這點好,吃拌面,吃抓飯可以加飯、不要臉你可以加無數次,但是西北人好臉,一般加一次也就罷了,很少有加兩次的。

    累,那就讓食物轉化的能量來調節調節身體?!扳慰尤獬月??我聞著馕坑肉的味道了?!?br />
    “呃!那就吃一點吧!”馬逸晨都吃飽了,可看張凡興致勃勃的樣子,也不好敗興,小伙子家教很好。

    馕坑肉,肉要鮮嫩,不然烤出來的肉是僵硬的,如同橡皮一樣。鮮嫩的羊羔肉,裹上雞蛋液,稍稍放點淀粉。

    然后放入烤馕的爐子里面,這種爐子是沒有明火的,而是靠直提前加熱后的爐子內壁和爐子中的熱氣來半烤半燜熟的。

    一份馕坑肉,如果你進店就能吃到,哪就是上當受騙了,把烤肉當馕坑肉賣給你了。

    因為邊疆的馕坑肉是提前預定,隨時現烤的,烤一次大約要半個多小時。

    外層的雞蛋和著淀粉烤的酥脆,靠近雞蛋和淀粉的羊肉外皮也是一樣的酥脆。

    一口下去可以聽到如同吃干脆面一樣,咔!咔!咔!的聲音,肉香肆意。

    第二口下去,就是燜熟后肥瘦相混的軟嫩羊肉,美美的一口,肥美的油脂略帶一點焦熟味,直接在味蕾里面爆炸了。

    烤羊肉要放辣椒、孜然、椒鹽,不然不好吃,但馕坑肉什么調料都不放,雖然城市中的羊肉一般,但味道都是非常美的。

    如果在草原上,特別是用半干旱草原上的羊肉做成的馕坑肉,直接能讓人把舌頭吞下去。

    “阿達西,真漢子!”老板大叔看著張凡和馬逸晨不僅吃了抓飯加羊腿,還要了四大塊馕坑肉。佩服的直接豎起了大拇指。

    吃飽后,一杯冰冰的卡瓦斯喝下去,打個飽嗝,我的天,給個神仙都不換。什么五星級酒店,什么大餐,都是渣渣。

    “張院好飯量!”馬逸晨都看傻了,他象征性的吃了一點馕坑肉,剩下的全讓張凡一個人吃了,“四五斤的肉??!太能吃了?!甭硪莩顆宸奈逄逋兜?。

    馬逸晨要買單,結果被張凡給強行拉到了一邊?!拔沂杖氡饒愣?,我出,你安心吃?!?br />
    王總給張凡開的是套房,給馬逸晨開的單人間。但是五星級的房間總歸還是不錯的。

    張凡躺在大床上舒展著身體,站了一天了,估計身高都沒一米八了。一個太字擺在床上,微微有點隆起的小腹,就一個字,舒服!

    準備給邵華打個電話后,沖個澡,張凡就想睡覺了,兩臺手術太耗費精力了。

    結果,電話還沒打出去,倒是王總秘書的電話打了過來。

    “張院,您在哪,現在方便嗎。我在酒店大廳?!?br />
    “我在房間……”張凡掛了電話,慢慢的起身,走到門口的時候,門鈴也響了起來。

    “張院,您好。今天王總有個重要的會議要參加,所以不能親自來,只能讓我來問候您了,請您不要介意?!?br />
    “嗨!這么客氣干什么??旖?,請坐?!閉歐慘槐噠瀉糇哦苑?,一邊給對方倒了一杯水,然后準備打電話把馬逸晨也喊過來,孤男寡女的張凡得避嫌。

    “張院,我說幾句王總交代的事情立馬就走,我知道做手術是很累的,您也早點休息?!?br />
    能當大集團老總的秘書,不要太精明了,她一眼就看出張凡的意圖了。

    說話很委婉,但是意思也非常明白,我不是……

    邊疆出美女,這話說的一點都不假、城市中有現代都市氣息的美女,草原上有帶著野性的美女。

    其他不說,就張凡認識熟悉的幾位姑娘,也是各有特色。

    邵華初看不會給人驚艷,但她自強的氣質,特殊的個性越交往,越讓人沉迷。

    賈蘇越,初看就能給人驚艷的感覺,精致的五官,修長的身材,就是脾氣略微有點公主的味道。

    王亞男,有種中性美。短發,白膚,大大的黑眼睛,當穿起白大褂,雙手插入白大褂口袋中的時候,真的能讓她產生一種嚴肅的美。

    呂淑顏則是一種略微成熟憂郁的美。好像永遠都有心事一般。忽冷忽熱,讓人能體會到冬日立轉酷暑的感覺。

    而這位王總的秘書,則是徹徹底底帶著大都市的那種白領美,唱念坐打俱佳,是連眼睛都會說話的那種美女。就如同,非誠勿擾中范總的秘書。

    “呵呵,好吧,好吧?!閉歐猜暈⒂械戕限?,然后把拿在手中的手機放了下來。

    “王總父親的手術就拜托您了,雖然王總抽不開身,但是王總一直在念叨,而且還要給您表表他的心意?!?br />
    女秘書說著話,打開了手提包。隨著拉鏈聲,一摞摞紅票子呈現在張凡的面前。然后,坐在沙發上的女秘書,輕輕的把手提包推到了張凡的面前。

    錢,張凡瞅了一眼,最少也在十幾萬上下了。喜歡嗎?廢話,張凡又不是富二代,怎能不喜歡呢。

    但,看到這一手提包的錢,張凡腦海里面,第一時間就閃現出他老子的面容。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他老子國有企業的職工,雖然不是什么勞模,但是一輩子沒偷摸占過公家的便宜。

    就因為這個個性,雖然混的不怎樣,但是面對廠領導的時候,他老子腰桿是直的。

    至于什么法規、國法,說實話,張凡還真沒想過,因為他當領導的時間太短了,還沒有體會到國法的威嚴。

    沒有系統,不管說什么,這一包錢,張凡絕對會拿。

    錢誰不喜歡,他生長的年代和他老子的年代不同了。

    至于誰的處世方式更好,不好說,太年輕,他體會不到。

    可,他現在有系統了,現在已經走過艱難困苦的日子了,用他老子的話,沒必要為了一點錢,在別人面前點頭哈腰的。

    用比較有文化水平的語言來說就是:寧可直中取,莫向曲中求。

    不是裝逼,而是老子有系統,沒必要裝孫子。

    “這是干什么,勞務費早就和附屬醫院說好的,我已經拿過我應該得到的,沒必要再給我這些錢了?!?br />
    “勞務費是勞務費,這是王總的一點心意,清您一定笑納?!?br />
    秘書看著張凡,心里也沒什么想法,她碰到過太多這種事情了。推辭還是會有的。

    原本帶著微笑的張凡,坐直了身體,面容一正,“真的不用了。你回去替我謝謝王總,手術我會盡我全力的去做好,請他不要擔心?!?br />
    “呃。真不要!”女秘書詫異了,昂貴化妝品下精致的面孔也有點微微的驚訝。

    “是不是,這個您不太滿意?”她試探的問道。

    “呵呵,真不是。這一包錢估計比我一年工資都多,怎么會嫌少呢。我還是哪句話,四臺手術勞務費已經談好了,其他的就沒必要了?!?br />
    張凡非??隙?。要是一般人,估計也就放棄了。但是這種成為大集團領導的秘書,能是一般人嗎?

    她在同齡人中也算是很成功了,這種人幾乎都會有一個品質,就是堅韌不拔,這不是一句笑話。

    “您放心,這點錢對于我來說很多,但是對于王總來說,就算不上什么了,這是他小小的一點心意,您一定要收下?!憊媚鐫竟鹿斕謀砬?,開始柔軟起來。

    “真不行?!閉歐慘啦凰煽?。

    “您是個好人,心好,技術好,更是個好醫生??贍皇?,就是害我了。我回去絕對會被批評。

    王總會說我不會辦事,說不定一氣之下就會把我開除,您知道嗎,我為了這個職位,吃了多少苦。

    您就當可憐可憐我吧!”也不知真假,但是柔弱中帶著自強的表情是體現的淋漓盡致。

    “呃!”不按套路出牌了,張凡張口結舌了。怎么好像自己是壞人一般,好像不收錢就會內疚一樣。

    “哪我給王總打個電話?!閉歐蠶肓訟?,他也懂對方的難處。

    “千萬不要,您打電話,王總雖然不說您什么,可一定會辭退我的。求您了!”

    說實話,要不是有系統,就為這姑娘的不容易,張凡都把錢收了。

    “放心,不會的,我會給他好好解釋的?!?br />
    “真不行!求您了!”僵持,真的是僵持。張凡也不能翻臉,直接讓姑娘走人,那也有點太不講情理了。

    僵持了十來分鐘,張凡汗都下來了。這個姑娘真是一個人精,拿捏的太巧了。

    “這樣,不管這些錢有多少,我只拿兩萬,就當王總是單獨清我來做手術的?!彼低?,張凡看到姑娘還要說話。

    緊著張凡又說道:“這是我的底線,就當王總是個VIP,單獨清我來為他父親做手術。

    其他人的手術都是順帶的,只能這樣了,你不要再說了,我知道你的難處,請你也體諒我的不容易,可以嗎?”

    “呃!”姑娘看著張凡,黑臉上好像帶著一絲的正義,或是嚴肅。

    她見過太多太多的職場精英,帥的,聰明的,有手段的,但是這種能想著別人的難,但又不打破自己底線的人,她見過的太少太少了。

    “謝謝!張院,您是個好人,還是一個好醫生?!彼底嘔?,姑娘好像想起自己曾今拼搏過的日子,微微帶著有點發紅的眼睛,輕輕的拿出兩摞百元大鈔。

    起身,然后竟然給張凡鞠了一躬。也不多話,提著公文包和剩余的現金,轉身走了。

    張凡看人家鞠躬,手忙腳亂的要阻止,可又不方便,只能生受了。

    “誰都不容易??!”望著姑娘離去的背影,張凡心里輕輕的感慨了一句。

    “王總,我沒能完成您交給我的任務?!憊媚锏妥磐?,忐忑的站在辦公室里,面對著坐在大班椅上的老總。

    “怎么了?對方嫌少?”平時就很威嚴的王總,板起面孔來,還是非常能嚇唬人的。

    “不是,張院他不要,我好說歹說,他始終不要,我都快哭了,他才折中了一下,只收了兩萬。

    說是當您父親是VIP,單獨請他來做手術。其他人算是順帶的?!憊媚鏌丫急負媒郵艸頭A?。

    結果,等了半天,才聽到王總說了一句:“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br />
    “呵呵,有意思,不想沾因果!有點小傲氣!”秘書走了以后,王總看著桌子上的貔貅,笑著自言自語道。

    都是小事,對于他來說,都是小事,只要做好他父親的手術,這些都是無所謂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