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文梵沒回末城?男人皺眉,對于這個消息有幾分詫異。他做事向來周全,宮涼星打電話給自己更改時間交易的時候,心中已有幾分猜測,不過是派出去跟隨宮文梵的屬下匯報,宮文梵在趕回來的路上,大概在此時就可以到達末城,所以他才沒有深究。

    現在聽宮涼星如此說,顯然自己的屬下已經遭遇了不測,而他也被人算計了。宮涼星雖然不蠢,但卻也沒有這個心機,細數下來,末城之中能有這么大本領,又不動聲色引自己上鉤的,就只有···

    “藍墨炎呢?”男人冷冷的開口,“他什么時候回來的?”

    “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憊剮遣荒頭車目?,“東西我已經帶來了,放了思言,我將東西給你?!彼底?,向前伸出手,像對方展示手中的木盒。

    “你確定這是我要的東西?”男人對于他的態度卻不以為意,與之前對待宮思言的模樣簡直判若兩人,“藍墨炎給你的?”

    “少廢話,你到底要不要?”宮涼星心中謹記藍墨炎的交待,毫不客氣的回答。

    “···”沉默兩秒,男人才再次開口,“將東西扔過來,我就放人?!?br />
    宮涼星看著他,冷嗤一聲,“別把我當三歲小孩,先放人!”

    一時間兩邊有些僵持不下,誰都無法信任對方,眼看著時間一點一滴過去,男人心中清楚,拖的越久,對自己越是不利。

    深深的看了宮涼星一眼,男人才開口說道,“有件事你想必還不知道,你的雙胞胎妹妹,已經早就死了。這件事,你父親也是知道的。難道你就不好奇,現在這個宮涼月到底是誰嗎?”

    宮涼星微微一愣,突然想到什么,“是你!”之前給他打過電話的人,就是他。

    男人繼續說道,“你母親和妹妹橫死,說到底都是葉家之過,現在你卻在這里救葉晴的兒子,你就沒想過,地下的母親和妹妹會如何心寒嗎?”

    果然,宮涼星目光變得縹緲,思緒一時紛亂。便是他平日里再如何安慰自己,但心中到底還是有些怨恨的。

    “大哥!”突然宮思言驚恐的叫聲拉回他的思緒。

    目光一定,就只見男人一腳將宮思言踹飛數米,滾落在碼頭邊,眼看著就要落入海中了。宮涼星心中一驚,本能的想要上前去救他,卻發現男人到了他的跟前,慌亂之間,他突然想起藍墨炎的話,甩手就將木盒扔在海中,瞬間沉了下去。

    男人再次看他一眼,果真如藍墨炎所料一般,不跟他交纏,直奔木盒而去。只是在越過他時,冷冷的留下一句,“你還真是你母親的好兒子!”

    宮涼星身體一僵,卻已經來不及讓他再多思考了,快步跑向宮思言,險險的將他拉住。

    松了一口氣,宮涼星將半個身子已經懸空的宮思言拖回到岸邊,抹了一把額頭,在這么寒冷的深夜,他居然一身大汗。

    喘了兩口氣,轉頭看向男人落水的地方,只見藍墨炎和宮涼月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岸邊,都看著漆黑無底的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