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要不你們回房吧?!蹦衫級潿浼餃四逋岬哪Q?,輕笑著開口調侃。

    “那失陪了?!蹦衫艱W畔舫鶘?,扔下一句話便閃身走人了。

    看著兩人的背影,納蘭朵朵簡直哭笑不得,“相公,宇兒不在,最開心的應該是大哥?!?br />
    納蘭朵朵輕笑著和蕭逸杰開口,語氣里忍不住的對納蘭瑾調侃,能夠私底下取笑一國之君,也'只有納蘭朵朵敢。

    蕭逸杰看著兩人的背影沒有說話,對納蘭朵朵的話不置可否。

    翌日

    天微微亮,蕭諾便已經出現在納蘭朵朵房間,此時的他一臉懂事,身后跟隨著君山堡的下人。

    “爹,娘,請洗臉?!?br />
    親自擰干帕子,蕭諾懂事的拿給納蘭朵朵和蕭逸杰,眉宇間盡是尊敬。

    “謝謝!”

    看著這眼前懂事的孩子,納蘭朵朵心里酸了酸。

    說是支持孩子們做他們喜歡的事情,可是真正要和他們分開的時候,心里還是惆悵的。

    “爹娘,你們一定好好照顧自己,等著諾兒學成歸家?!?br />
    此時的蕭諾滿臉嚴肅,和之前調皮搗蛋的模樣判若兩人。

    “好!”

    “好!”

    納蘭朵朵和蕭逸杰紛紛點頭,隨便用毛巾覆蓋住臉龐,阻止自己哭出來。

    和兒子用了早飯,說了一會兒話,天色也已經大亮,蕭楚楚和納蘭瑾也相繼出現,蕭晨也跟著到來。

    君山堡所有人也都紛紛來到納蘭朵朵他們住的院子。

    “朵朵,再見!”

    分別,君臨玉最不喜歡的兩個字,可是此時,她也不得不說出口。

    這段時間,有納蘭朵朵他們在,也也非常的開心。

    “再見?!蹦衫級潿潿躍儆裥α誦?,囑咐拜托的話早已經說過,她也懶得開口,蕭諾以后的人生,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君山堡,再見了!”

    一行人沒有道別太久,便出了君山堡,上了已經準備好的馬車。

    馬車緩緩行駛,大家的面容也越來越暗淡。

    蕭晨看著蕭諾使勁兒揮舞的雙手,眸光也暗淡了些許,他們三兄弟,這次還是第一次分開,不過他堅信,他們不會分開太久,再次見面,他們都會是最優秀的。

    離開了君山堡,納蘭朵朵就開始悶悶不樂了,說倒是說的好聽,可真正和孩子分開,她還不是牽腸掛肚的。

    這次他們從君山堡離開便直接回京城,朝堂之上事情太多,納蘭瑾不能夠離開太久。

    想到納蘭瑾,納蘭朵朵也忍不住替蕭楚楚感動。

    爬山涉水前來,爭分奪秒的離開,便只為接蕭楚楚回家。

    她的父親,堂叔,哥哥們,納蘭家的人,都這么深情,這讓納蘭朵朵覺得特別的幸福。

    “想什么呢?”

    馬車里,納蘭朵朵彎著唇傻笑,沒有了蕭諾的車廂很安靜,蕭逸杰一轉頭,便看見納蘭朵朵帶笑的臉龐。

    “大哥對姐姐真好?!?br />
    納蘭朵朵笑著道,下一瞬被蕭逸杰直接撈了過去。

    “我對你不好?”蕭逸杰詢問。

    面對爹娘時不時的這樣,蕭晨直接移開了目光,免得被膩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農女:狼性夫君太兇猛》,;”,聊人生,尋知己~